式微

头像ID=32335205

温柔陷阱

一发完小短文。都是糖

1.

“你的耳机是UE的吗?”

练习滑行中的金博洋耳边一热差点摔个趔趄,稳住身体后向声源看去,优雅地滑到自己身边的,是笑眯了眼的羽生结弦。

这下不止脚下乱了,心也慌了。

对于从小就喜欢羽生的金博洋来说,每次和偶像的接触都像考口语,即使是前一天晚上复习了千百遍的单词,也会在脱口而出的那一刻变得别扭生涩,干巴巴的像谷歌翻译的语音,还没有那么标准。

之前晚宴上杰森用日语发言时,自己还憋着笑跟旁边的人吐槽“这是读的拼音吗”“妈呀和泰语一样”,一转头羽生从后面靠过来,亲切自然地微笑着向镜头比V时,自己吓得蹦了句“哎妈呀”就没词了,只能勉力保持笑容免得被人看出端倪。最后羽生还从他脖子两边伸出手来比了个蜘蛛侠吐丝,实在太可爱了——

那之后大概十五分钟,脖颈处仿佛染上了另一个人呼吸的热度,一路红到耳根。

直播炸了也没空理,脑子里光想着杰森真是个勇敢的人,自己要是操着一口这样的日语,必然是半句都不敢在羽生结弦面前蹦出来的。

又想到再一次错过了好好和羽生说话的机会,他们之间除了自拍和互相鼓励外交集少得令人发指,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和偶像熟起来啊。

新加一条提升英语水平的目标吧,金博洋暗自想,起码能在偶像夸自己的跳跃或者给自己加油后流畅地表达感谢,可别只有“哈哈”了。

“博洋……金博洋?”

回过神来,被无视了好几秒依然好脾气地等在自己旁边的羽生再次开口了,语气有一丝迟疑:“你的耳机是……UE的吗?对不起,听不懂吗?我不太擅长英语。”

金博洋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这是和偶像发展更深入关系的契机!一定要给个有水平的回答,能体现出自己品味的。

“……是啊。”他干巴巴地说,“这是……UE18PRO。”

“真的是!”羽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身体向金博洋侧过来,自然地将两人的距离缩得更短。

“看到就在猜了,其实我也订了这款,不过它迟迟没有发货。”

羽生皱眉抿嘴的样子让人很想戳他的脸,金博洋想。

“我订的这个耳机半年才发货,也很惨了。不过等到发货后真的贼开心的,”他回忆着当时的心情,不由放松了一点,“等了半年真的不亏啊,用起来超棒。”

羽生好笑地看着他,等他说完后指了指冰面。

“我们边滑边聊吧,”他率先滑开一段距离,“我最开始还是在另一个耳机的测评帖里看到这款的,那个帖的楼主说均衡性这方面xx耳机无机能敌了,下面很多人回帖骂他,就有人提到了这款。”

“哈哈真的吗,不管什么耳机这么吹都会被骂吧!”

听到身后那个人跟上来的声音,羽生心里松了一口气,勾起唇角:“不过我就没有回帖,我把那些骂他的人说的耳机都记了下来……”

“哈哈哈太机智了……”

2.

以那款耳机为契机,羽生开始给他传信,原本只是点头之交的两人光速熟络起来,从讨论耳机一路聊到最新发布的游戏,偶尔看到很搞笑的段子,或者生活中遇到一些有趣的小事,也会习惯性分享给对方,看着对方发过来无意义的“哈哈哈”不自觉地微笑。

“这照片我记得有宇野的?”
“江哥给我说他个太矮了,没拍着……”
“哈哈哈!”

“你们那边网上最近是不是有个关于医生的话题,贼好笑。”
“看到了,有个段子太搞笑了,给你截图。”
“老铁,看不懂日文……”
“我忘了,我的错,这个是说……”

“这张照得你脖子好长,哈哈哈。”
“这张天天好像在吐泡泡。”
“喂!”

“今天下楼看到这只黑猫,是不是很像师兄。”
“真的耶!不过你关注点太奇怪了吧哈哈”
“哪有,天天有养猫吗?我很喜欢猫。”
“没有,养了只蜥蜴。你有养熊吗”
“……怎么可能啦。只是喜欢维尼熊,你真可爱^^”

金博洋看着对方发的那个颜表情,忍不住捂了下心口。

之后受到惊吓般甩了甩头。

另一边。

羽生盯着许久没有回复的手机愣了一分钟,听到队友的呼唤后才回过神来,随手把手机放到一边,向冰场中心溜去。

果然不能太急啊。他漫不经心地滑了一会儿,嘴角再次上扬,是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等待是让结果变得更美好的过程。

3.

羽生退役之后空出了不少时间,大部分都抽出来和金博洋赖在一起,能看就看看他训练,不能就乖乖在外面等着。

时间久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曾经的粉丝追星大成功,别说什么羽生的维尼熊,恐怕私底下羽生的拥抱羽生的亲亲都一并获得了。

不过究竟是粉丝追星成功,还是猎手设置的温柔陷阱完美捕捉了猎物,就不得而知了。

4.

在一起后,羽生偶尔会指点金博洋一些花滑方面的小技巧。

“合乐很重要的,而且要慢慢练。”谈到花滑,羽生的表情变严肃了许多。

“天天之前亲和可爱的风格很不错,但也可以试一下优雅柔美一点的。比如这首,我放音乐,你跟着自己做点动作试试。”

“别了吧……”看到羽生严肃认真的脸,金博洋拒绝的话语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只好认命地走到空旷点的地方,犹豫了一下,摆了个羽生那套“晴明”的开场动作,“成吧,你不笑我就行,别录啊。”

羽生表情非常严肃,“嗯”了一声。

半小时后。

金博洋愤愤地把一个枕头甩到笑趴在床上的羽生结弦头上,羽生乱跳着躲到大床的最里边,金博洋干脆跟着上床追着他打,一拉一扯间两个人都倒在了大床上,靠着头对视一秒,羽生立刻移开视线把头埋进被窝里,肩膀可疑地抖动着。

“……”金博洋坐起来黑了脸,“给你五分钟,视频删了,不然我出去找江哥过夜不回来了,你爱咋咋地。”

羽生充耳不闻,从后面锁住他重新倒在软软的床上,头在他脖子边乱蹭,像只狡猾的大猫,把金博洋萌得心肝乱颤。

赛场上威武霸气的天总用尽了全力也没能维持住冰冷的表情,和撒娇的恋人抱着笑成一团。

视频的事,就等晚上再说吧。

5.

金博洋坐在沙发上看着戴着耳机在客厅摇头晃脑大吼大叫的现役恋人,打心底里油然而生一种买了假货但完全下不去手退货的无力感。

“羽生,哎,羽生结弦!”叫了好几遍也没人理,无奈他只好站起来,准备给自己眼前的人一拳,手刚举了一半,就被刚才还对自己的呼唤充耳不闻的人抓住了。

羽生笑眯眯地抓紧了他的手,放在脸颊边蹭了蹭。

“什么指示,天总。”羽生的中文还是有点生硬,但胜在发音奇准,最后两个字被他刻意压低了音量,如同两把小钩子,配上杀伤力极高的美颜,狠狠地勾了一下金博洋的心脏。

也只有这一下了。

对着这张脸长达三年的金博洋选手免疫了百分之八十的伤害,拍了拍羽生的脸就立刻收回手,毫不留情地调低了恋人的耳机音量,让他别吵这么大声,吵到自己打游戏了。

羽生委屈巴巴地跟着金博洋坐到沙发上,长手一拉把他圈到自己怀里搂着,头轻轻搭在无情的恋人肩上。

安静是安静了,至于有没有故意在他耳边吐气,放他腰上的手有没有乱摸,占喜欢的人点便宜怎么了反正他也没说不给。

金博洋努力忽视着耳边的热气和腰上的手,试图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游戏身上,他决定打完这关就去安慰下明显不怎么开心的恋人,最近游戏确实玩得有点太多了,刨去训练的时间,他都没怎么和羽生好好说过话。这个地方很关键,他老死在这——

“Hey!”

羽生突然大吼一声。

金博洋手一抖,游戏瞬间GAME OVER,手机也掉到了地上。

“I'm caving~”

“……羽生结弦,你牛逼。”

金博洋沉默了十几秒,终于没能对着这张脸发火,索性把手机捡起来甩到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在恋人怀里,打算先小眯一会。

“要是敢在我睡着后再整这么一套你就完了你,给你尝尝我的厉害。”

羽生憋着笑把头埋进不停嘀咕的恋人肩窝里,收紧了手,也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25)

热度(483)